方逸华:45年等待,63岁初婚,膝下无子,从天涯歌女到叱咤女王

方逸华,我的方姐也走了……她和邵先生一路看着我从默默无闻到被人认识,是几十年的长辈和朋友,今年三月在香港见面时,还说下次要找机会叙旧,没想到那天一别,就是永别了……很多人都是这样,一声再见之后,可能是再也没机会见到了……今晚连续送别两位老友,心情很沉重,为什么人总是要等到这样的时刻才更懂得珍惜?我的方姐,走好。我的兄弟,走好。我永远怀念你们。

米兰·昆德拉在《生活在别处》中,说过这么一段话:“这是一个流行离开的世界,但是我们都不擅长告别。”

生离死别,每天都在上演。人世间的无常,我们无法逃避。有时真的感慨,明天和意外,哪一个会先来到?

做为一代影视大亨、邵逸夫先生的遗孀,方逸华是香港娱乐圈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其跌宕起伏的一生,令我们肃然起敬。

方逸华,原名李梦兰(Mona),出生在上海的一个没落家庭,母亲方文露曾是上海的艺人。她从小练就一副甜美动人的歌喉,为一时之冠。

他于是让侍者送过去一大束鲜花,告知来意。邵逸夫何许人也,一个在南洋如雷贯耳的名字,家族旗下的邵氏公司影业占据了南洋电影市场的半壁江山。

一曲终了,方逸华换了一身旗袍,来到邵逸夫就座的包厢致谢,落落大方 ,不卑不亢。这些他看在眼里,心里十分欣赏 。

“方小姐莫非也是上海人?”听出她一口吴侬软语的乡音,邵逸夫问。身处异国他乡的两人就这样攀谈起来,他们互相讲着儿时的趣事,在南洋的所见所闻。

人生四大幸事之一,就是“他乡遇故知”。或许是相同的一些经历,两人聊得很默契,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不知不觉间互为知己。

她的生命中出现了邵逸夫,从此俩人命运就完全绑在了一起。那时,邵逸夫已经有了发妻,新加坡的富商女儿黄美珍女士。

熟了以后,他们经常一起去酒楼,促膝谈心,无所不谈。从一开始,他礼貌地叫她“方小姐”,而她则恭敬地称他“邵老师”。没想到,这样的一个称呼,两人竟然叫了一辈子。

按照现在的套路,一个当红歌星得到一个娱乐大佬的追捧,要么成为情人,得到扶持大红大紫一阵,相看两厌后,一别两宽。要么名副其实地登堂入室,嫁入豪门,做一个豢养的金丝雀,平平淡淡地渡过余生。

可这些,对方逸华这样一个奇女子来说,都不是她想要的。最好的爱情,其实是爱自己。人必先自爱,而后人爱之。

“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是经营好自己,给对方一个优质的爱人。不是拼命对一个人好,那人就会拼命爱你。你有价值,你的付出才有人重视。”

当时歌唱事业正如日中天的她,不顾身边人的劝阻,毅然决然换下华服,卸下浓妆,放下大红大紫的身段 ,宣布退出歌坛,来邵氏公司做一个普通员工。

公司初创,百废待举。她可不是什么“空降部队”,而是从最基层最辛苦的采购部做起,每天总是第一个上班,最后一个下班。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chinataik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