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攻用绳绑受然后塞上蜡烛_总裁把我按上桌

“是”回答的同时,林志强暗暗的骂了一句:这女人真是善变,刚刚还好好地,这一会儿就晴转大雨了。因为来过一次,林志强很熟练的来到苏梦雅的楼下,本来想在下面等的,看看那几个包包,林志强还是熄掉车子提上几个包包跟在苏梦雅的后面上了楼,来到门口,苏梦雅并没有急于开门,而是看了看林志强。

“去祥云”半小时后,苏梦雅下楼钻进了车里,透过后视镜,林志强看了看后面的苏梦雅,感觉一股鼻血上涌,原来,苏梦雅已经换了一套工作装,乖乖,这是何等的蛊惑?

祥云是个吃饭的地方,林志强退伍之后曾经跟战友们在那里吃过一顿饭,环境好,价格高,不过,菜的味道确实不错,而且服务员的态度也很是不错,上次是占了一个战友的光,因为他老爹是城中村的村支书,家里的钱都可以用来当床垫子了,吃饭自然要去高档的酒庄,没想到,时隔几个月,又能再次光顾那令人神往的地方了。

“是”答应一声,林志强发动车子向祥云进发。车子在祥云门口停下,待到苏梦雅下车之后,一个华丽的转身,林志强向车位驶去,停好车子,林志强晃晃悠悠的进了饭店的大堂。刚想去前台问问包间在几楼,却听到传来一声尖叫,寻声看去,却发现苏梦雅正跌坐在电梯门口,旁边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正叼着烟嘟囔着什么。

“苏总”林志强一个箭步窜过去见苏梦雅正捂着右脚跌坐在那里,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她这时两腿弯曲,并没有完全并拢,某些场景尽收林志强的眼底,这个时候,林志强才知道为什么那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在看什么了,感情是这苏总一不小心给了。

“靠,还让不让人活!”林志强扭头看去,却见那个叼烟的小青年正一动不动的盯着苏梦雅看,而且嘴角还留着哈喇子。再看苏梦雅,那张俏美的脸已经丧失了原有的本色。

“妈的,哪里来的小白脸,也敢管老子的事。”小青年把眼睛一瞪,一口唾沫吐到地上“老子就是看上他了,你说怎么着吧!”说着话,还伸手往苏梦雅的肩上拍了过去。

林志强单手扶住刚刚站起来的苏梦雅,另一只手火速伸出,在那人的手掌就要触碰到苏梦雅肩膀的时候扣在了那人的手腕上,双眼冷冷的盯着他:“识相的给我快点滚。”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却被腕上传来的痛感给压了回去。冷冷的瞥了那人一眼,苏梦雅的嘴角扯了扯,轻轻地对林志强说道:“送我回家。”

林志强冷哼一声,抓住那人手腕的手稍一用力,将那男人推得后退了几步,然后扶起苏梦雅就要往外走。

“站住”没想到那人不知好歹的又堵了上来:“说走就走,你以为这是你家啊?识相点的给我跪倒地上磕三个头,然后再让这位美女陪我喝一杯,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嘿嘿,我喜……”‘欢’字还没有出口,却听见啪的一声传来。

“你敢打我?”小青年彻底急了,摸了摸自己火辣的脸颊,竟然主动扑向林志强。此时的林志强,已经扶着苏梦雅准备离开,料定这小子会来这么一下子,头也没回,右脚猛的一个回踢,然后迅速的撤回,刚刚想要近身的小伙子跟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不等对方再有什么反应,林志强扶着苏梦雅快步向外走去,并不是他惧怕对方,而是苏梦雅现在这个样子肯定不希望被别人看到,唯一能做的就是以后寻找合适的机会再好好的收拾那人一顿。

“苏总,您没事吧?!”林志强看着苏梦雅那近乎扭曲的脸。“我的脚可能崴了,送我回家。”苏梦雅忍着痛说到。重又回到明珠花园,林志强扶着苏梦雅来到楼道门口,看看台阶,苏梦雅一下子傻了:自家的楼层实在是有些高,平日里上去都累的气喘吁吁的,现在这状态的可怎么上楼?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chinataik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