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黄金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第5章 小小的石头

谢谢,真的,徐景行能看得出来,于涵青是认真的,但他还是委婉谢绝,有需要的时候我一定不跟你客气,嘿嘿,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脸皮特厚。

你……于涵青很清楚徐景行的家庭状况,本以为徐景行哪怕不会立即请求她的帮助也会犹豫一下,没想到徐景行竟然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不过两个人好几年没见面,她也不好一定要表示什么,本来打算先借给徐景行一笔钱救济,此时也有点拿不出手了,怕伤了徐景行的自尊心。

不得不说,于涵青真的是个好姑娘,长得漂亮,心地也善良,最关键的是聪慧,会说话会做事儿。

徐景行要说没有向于涵青求助的心思,那绝对是骗人的,因为于涵青有那个能力。但有能力的人多了,人家凭什么就要帮助你?即便人家帮你,以后这人情怎么还?而且徐景行已经找到一条赚钱的路子,不到最后时刻,他还真不愿意求助别人。

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唯有自己此时最可靠的。

最关键的是,徐景行真的不愿意把自己最落魄的一面展现出来,在于涵青面前,他还是竭尽所能的展现出一个男人应有的骄傲,虽然这点小小的骄傲在外人看来一文不值,但这是他面对于涵青时唯一的支撑。

于涵青,那可是他暗恋已久的女神呐。

当然,仅限于暗恋,也只能暗恋,因为两个人根本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从任何一个方面来讲,他跟于涵青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如果说于涵青是一朵高高在上的洁白的云朵,那他就是泥土中最不起眼的一颗小石头,他只能抚摸着自己看似坚硬的外壳悄悄的仰望,将小小的心思深深的埋藏在泥土之中,悄悄的守候。

于涵青看着一脸平静甚至带着一丝淡然微笑的徐景行,心里有些发酸,她实在体会不到这个跟她同岁的小男人到底承受着怎么样的压力,想说什么,张张嘴却没能说出来,最后微笑道:跟我不需要客气,有事儿直接打电话,或者到我办公室找我,就在八楼左数第二个房间。

一定一定,徐景行连忙点头,然后目送于涵青离开,这才长出一口气,返回病房。

哥,她真是你同学啊?徐景娜笑着问。

徐景行宠溺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当然,冒充我的同学又没什么好处。

真漂亮,嘻嘻,老实交代,你有没有暗恋过人家?

去去,小八卦,快吃饭,徐景行有点心思被揭破的窘迫感,轻轻在妹妹脑袋上弹了一下。

哼,就会欺负我,我明天告诉青姐你暗恋她,说梦话都喊她的名字,徐景行嘟起嘴吧哼道。

讨打!

咯咯咯,恼羞成怒了,看来我说的没错,徐景娜咯咯笑道:哥,快追她,追到她你就有福了。

是啊,追到她就有福了,只是……徐景行轻轻叹息一声,没接着说下去,追到于涵青的人确实会很有福,但那个人肯定不是他这样的穷小子。虽然明知道自己不可能是那个人,但想到于涵青有可能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心里就隐隐有些难过。

兄妹二人打闹一阵后,徐景娜才低声问:哥,今天是不是很忙?

徐景行笑着点点头,没错,不过哥从装修队辞职了,从明天起,哥要做一个木雕师,怎么样?是不是很帅?

啊?徐景娜诧异的瞪大眼睛,为什么呢?那个,能赚钱吗?

嘿嘿,放心吧,哥心里有数,肯定不会少了你的零食,徐景行其实也没有多大的把我,但在妹妹面前,他装也得装出信心十足的样子。

吹牛,徐景娜调皮的撇撇嘴,随即沉默下来,低着头以极低的声音道:哥,我,我不想治了……

徐景行心里一痛,知道妹妹是心疼他,可越是如此,他就越要坚强,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懂事这么可爱的妹苦的离去?但脸上却完全没表现出来,伸手在妹妹脸蛋上轻轻的捏了一把,再胡说八道,我就把你送给你青姐,说着不等妹妹反驳,直接道:不准胡思乱想,乖乖吃饭睡觉,不然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见妹妹显然欲滴的模样,他心里更加悲苦,却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低声道:你看,哥都为你付出这么多了,现在放弃,之前的努力和心血不就白费了吗?所以,为了哥哥,一定要好好的,乖啊,笑一个,哥还想看你穿上婚纱时的模样呢,一定不会比你青姐差,只是不知道会便宜哪个傻小子……

哥……徐景娜毕竟还小,被徐景行这么一说,之前强撑着的坚强瞬间崩溃,扑在徐景行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徐景行抱着妹妹,仰着脑袋,任由眼泪无声的滑落。

直到妹妹哭的睡着,徐景行才悄悄的把她放下,跟站的说了一声后离开医院。

每次看到妹妹越来越差的状态,他就越发的急切。

他一刻也忍不住了,已经迫不及待的打算回去继续做木雕,他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些下脚料上,他迫切的想要看到自己的努力能转化成急需的金钱。

原本他认为一个人只顾着追求金钱是一种很俗很没品位的事情,可现在,他估计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他更渴望金钱。

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徐景行深刻的体会到这句话里透露出来的冷酷和残忍——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他现在就处于万万不能的困境中,他需要赚钱,越多越好,越快越好!

急需用钱的徐景行回到位于郊区的家里,连衣服都顾不得换就冲忙投入他的雕刻创作中。

从最简单的板材透雕,到稍微复杂一些的圆雕、浮雕以及最复杂的镂雕,他都尝试了一遍,一个晚上创作出十五件作品,除了上厕所之外几乎没有休息,但他的双手却一点都不累,不但如此,当他适应了强大而稳定的手掌时,创作速度越来越快。

QQ截图20180707155035.jpg

第6章 新来的?

徐景行现在也不追求什么创意,信手拈来一些传统题材,略一思考就能下刀,很多时候连作图这道工序都省去了,一边构图一边下刀,最后的打蜡工序也集中到最后一起进行,这样一来,平均一算,他每创作一件作品,竟然连一个小时都用不到。

当然,主要原因是他的作品大都比较小巧。

下脚料都是边边角角的,也只能出小巧的物件,想做大物件,那得买大料才行,只是现在的他可买不起处理过得大料,所以只能做些小物件。

天亮后,他胡乱吃了点东西,又给妹妹送去早餐,回来继续忙活,一直到晚上天色擦黑才停下。

这不到四十八小时的时间里,他硬是弄出了三十五件小玩意儿,虽然都不大,可看着确实精致,没有一件的题材和造型是重复的,可以说各有特色。

这就是纯手工制品的优点所在,也是人们肯花好几百买这么一件小玩意儿的主要原因。

这么长时间没睡觉,徐景行走路都栽跟头,但他还是坚持着把该准备的准备好,为明天的第一次出摊做准备。

周末两天,古玩市场开市,一过周末,下次开市就要等到下一个星期,徐景行迫不及待的想将自己的作品换成妹妹的救命钱,也想看看自己这条路到底能不能走得通,如果忙活这么久废了这么多心思却一分钱都赚不到,那他也别瞎忙活了,也别要什么脸面了,该求人求人,该,早做打算。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他便匆忙起床,蹬着三轮车载着新鲜出炉的木雕作品赶往昌乐路古玩市场。

昌乐路古玩市场是岛城市甚至于半岛地区规模最大名气最响底蕴也最深厚的古玩市场,到现在已经成了岛城的城市名片,每天来往的游客络绎不绝,每逢周末更是人头攒动接踵摩肩,好不热闹。

徐景行以前也逛过几次,但只是单纯的看热闹,并没有太上心,因为他不会预见到自己会沦落到到这里摆地摊的境地。

当他赶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摊贩已经摆好了架势,甚至已经有一些顾客在溜达了。他进去的时候被一个穿保安的男子拦住,二十。

啊?什么?徐景行一愣。

管理费啊,男子也冷了一下,随即笑起来,刚入行?

徐景行点点头。

刚入行也得交管理费,每个人都一样。

徐景行是真不知道摆地摊也要缴纳管理费,不过也没多说什么,二十块钱而已,他还交得起。

那男子见他痛快,跟一般摊贩磨磨唧唧的做派完全不同,忍不住低声道:别太靠里,在入口附近就好,虽然不是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但曝光度却有保证,不管是进来的还是出去的都能看到你的摊子,对刚入行的新手来说再合适不过了,说着不着痕迹的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块空地。

徐景行眨眨眼,一琢磨还真是这个道理,连忙道谢,然后推着三轮车跑过去将地方占住,然后才将摊子铺开,笔直的坐在摊位后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路过的每个人,希望他们能停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chinataik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