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你是我的求而不得》小说全文无删减版

第一章 我女儿死了

我女儿死了,死于他杀。 那天的细节,所有的人和事,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那天早上,我照常先送女儿去幼儿园,路上还答应了她,只要她这周表现好,就带她去她盼了好久的游乐园玩。 到了傍晚,我要去接女儿回家时,婆婆却突然告诉我白伟今天回来,会顺便接孩子,让我把家收拾一下。 当时白伟已经出差了整整一周,想到我为他准备了好久的惊喜,我激动的难以自持。 匆匆打扫完房间后,我正准备洗澡,短信铃声却响了。 你女儿出事了! 这短信让我忍不住嗤笑一声,丢开手机,继续洗澡。 可心里却莫名发慌,好几次还差点摔倒。 想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去看看。 结果刚到楼下,就接到了婆婆的电话: 桐桐出车祸了,快不行了,快来中心医院见她最后一面! 我当时仿佛被人迎面砸了一榔头,险些站不稳。 我甚至怀疑婆婆是在跟我开玩笑。 明明早上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就出事儿了! 我疯了一样的拦车去了医院,见到桐桐的一瞬间,我浑身血液都失了温度。 她小小的身子痛苦的蜷缩着,右边脸颊被磨掉了一的肉,我不知道她到底遭受了什么,我甚至不敢抬手碰她。 桐桐看到我后眼睛一亮,吃力的边叫妈妈边伸出小手,我赶紧握住,强忍哭腔说:妈妈在,不怕哈,不怕。 桐桐脸肿的厉害,已经笑不出来了,但是我依旧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小星星。她说: 妈妈……桐桐很痛,也很怕……但是……桐桐没哭哦…… 妈妈……什么时候能带桐桐去游乐…… 桐桐话还没有说完,小手就无力的垂下,眼睛里期望的光芒终于熄灭。 我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那一刻我恨不得直接跟着桐桐一起去了! 桐桐走后,我不敢通知爸妈。两位老人身体一直不太好,我怕他们承受不住。 婆婆和白伟一直瘫坐在椅子上,捂着脸。 绝望的气氛笼罩着我们。 但是桐桐的尸体一直放在太平间也不是个事,我强撑着整理好情绪给殡仪馆打电话。 电话刚打通,还不等我说话,刚才还瘫在座椅上没主意的婆婆竟然快步冲过来,一把将我的手机夺了过去。 火葬什么火葬,说的跟不用花钱似的,桐桐死了,是个女孩,也不用入族谱啥的,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就是了,小伟为这个家累死累活的不容易,还要养活一家老小你就不能省着点花吗? 婆婆看着我义正言辞的说道,我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虽然我知道就婆婆重男轻女,但是没想到她竟然在这种事情上犯糊涂! 妈,你怎么能这样说,桐桐也是您的孙女啊,我不同意…… 我话还没有说完,婆婆一个巴掌就直接扇了下来。 由不得你同意不同意,这个家还不是你能说的算的,摆一副哭丧脸给谁看呢,我看你现在是翻了天了,敢对我大呼小叫,你要是看不惯这个家,你滚出去死外边算了。婆婆凌厉的看着我,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在医院里对我动手。 我捂着脸震惊的看着婆婆,一边往后躲闪一边想要开口解释。 够了! 就在我快要到角落的时候,一直没有出声的丈夫却高喊出了声,我心里顿时一暖,就算婆婆不喜欢我,只要家里有丈夫呵护我也是能站得住脚跟的。 白伟步步朝着我身边走来,但是没想到他的行为却让我更难以置信,他手直接指在我脑袋上,一脸不耐烦的模样。 林蔓,你是不是疯了,对妈大呼小叫的,我觉得妈说的没错,桐桐随便找个地方埋就行了,你要是想火葬你也行,自己出钱去弄,不要为难我和妈。 说完白伟就直接抓住婆婆的手离开,我想要去追,但是腿软一瘫坐在了地上。 看着他们冷漠绝情的背影,我绝望的用手捂住了脸。 白伟一个上市公司的总经理,年薪过百万,怎么可能连自己女儿的火葬费都拿不出来? 等我缓过劲的时候婆婆和白伟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不死心的拿出手机给他们打电话,也都被直接挂掉。 那时候我感觉天都塌了,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头发白成一片。 最后只能低调为桐桐安排后事,一个人去送桐桐火化。 桐桐的骨灰盒很小,只有巴掌大。我抱着她的骨灰盒踉踉跄跄的走出火葬场时,觉得自己的灵魂也跟着桐桐一起被烧的干干净净。 回到家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的九点多了。我没带钥匙,又饿又累,敲了敲门后,便无力靠在墙上,紧紧的抱着桐桐的骨灰盒,眼泪忍不住又涌了出来。 许久,没人开门,我抹了把脸,拿出手机打算给婆婆打电话。 突然,微信蹦出来一条好友申请,是一个叫X先生的陌生人。备注是: 我知道你女儿死亡的。

文学

第二章 女儿死亡 这个备注让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立刻点了通过。 因为一直沉浸在失去桐桐的悲痛里,我竟然没有怀疑过桐桐的死是否有问题。 通过验证的一瞬间,X先生就发来了两个小视频。 第一个小视频有十几分钟,我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的桐桐,她浑身是血的躺在车轮下,小脸煞白,一动不动。而婆婆看都没看桐桐一眼,竟然花了足足十几分钟,揪着肇事司机威胁他一百万给私了! 巨大的怒火直冲头顶,我急促的呼吸了几下后,抖着手打开了第二个视频。 第二个视频只有两秒钟,第一秒的时候,桐桐站在马路边,仰起小脸冲着旁边的白伟笑,下一秒,桐桐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只手,狠狠的推了她一把! 那只手……那只手…… 看着画面上定格的那张惊惧的小脸,我所有的理智瞬间崩塌,直接狠狠一脚踹到了门上:宋丽萍,你给我滚出来! 宋丽萍,我知道你在家,别给我装死! 你有没有人性,你有脸做,没脸承认! 你要是不出来,我就把证据贴满全小区,让人看看你这个做奶奶的是怎么亲手害死自己孙女…… 我话音还没有落下,门就唰的一下从里面拉开,一道人影快速闪出来,抓住我的头发就朝着门框上撞去。 你个贱人,我让你乱说,今天我这个当长辈的就好好教教你怎么说话! 我咬着牙,直接抬手一把将婆婆掀翻在了地上,毫不顾忌形象的跟她撕打起来。 从我为人妇那天开始,我爸妈就一直教导我,要孝顺婆婆,忍让婆婆。 我孝顺了宋丽萍这么多年,忍了她这么多年,结果呢?她竟然亲手害死了自己的亲孙女! 这哪里是个人! 这就是个畜生! 这世界上向来不缺看热闹的人,很快,楼道里就围满了人。 宋丽萍爱面子,松开正撕着我头发的手,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悲愤模样。 我不顾浑身的疼痛,踉跄着站起来,拿着手机直接逼她眼前: 宋丽萍,你为什么要推桐桐?为什么!你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啊,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女儿! 一提起桐桐去世的事情,我顿时控制不住情绪,痛哭出声。 宋丽萍原本还强忍不耐烦,但看到视频后,她脸色立刻变了。她眼睛乱瞟着,带着明显的慌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半个字来。 血淋漓的事实一下呈现在我面前,我更加肯定,宋丽萍就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我眼前一片发黑,身后的议论声也三三两两的响起。 大家都是邻居,平日里宋丽萍有多刁蛮,他们都知道,甚至还有热心群众要帮忙报警的。 宋丽萍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青一阵紫一阵的,夺过我的手机啪的一声摔在墙上。 你瞎啊!我是去拽桐桐!再说你个当妈的,水性杨花成天在外面乱跑,难道你就没责任了?你要是好好照看桐桐,她能出这种事情?桐桐死了,都是你这个当妈的不称职,你不是爱桐桐吗?怎么不跟她一起去死!假惺惺的跟我闹什么闹,什么玩意儿! 婆婆插着腰对我就破口大骂了起来,越骂越有底气,仿佛这件事情真的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不会骂人,更骂不过泼妇,气得脸通红,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她不光骂我,连那些围观的人也一起骂,活脱脱一个骂街的泼妇,很多人都不敢惹她,人一下就散完了,门口只剩下我和她两个人。 她喘着气嗤笑一声,脸上写满了得意,用手狠狠指着我的额头: 你个小表子,还想搞老娘?在这方面,老娘是你祖宗! 说完,她犹觉得不解气,左右张望了下,竟然趁我不注意,一脚踢翻了我放在旁边的骨灰盒! 我呼吸一窒,下意识的扑过去想要阻止。 但是已经晚了,灰白的骨灰就那样洒落在地上。 我疯了一样的冲过去,抖着手捧起骨灰,眼泪啪嗒一下掉到骨灰里,我赶紧把骨灰放到盒子里,用袖子胡乱擦了擦脸:桐桐不怕……妈妈……这就把你装回去。 忽然,身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我刚一回头,就见宋丽萍端着一盆洗脚水气势汹汹的泼了过来! 不!不要! 瞬间,我就意识到了什么,下意识的扑到了骨灰上,努力撑开自己的身体,想要遮住桐桐。 我喊的撕心裂肺,但是依旧没办法阻止宋丽萍。 当桐桐的骨灰被污水瞬间冲走时,我脑子嗡的一声,呆立当场,无法动弹。 真他妈的晦气,还敢拿着个垃圾盒子来我家门口儿!滚滚滚,赶紧拿着那摊垃圾滚! 宋丽萍随手将洗脚盆扔到一边,发出哐啷的声音,拍了拍手。 我这才回过神来,咬着牙缓缓站起,手背上青筋暴起:这房子是我爸妈出的钱,要滚也是你跟白伟滚! 呦呦呦,还想打人了是不是?我跟你说,这房产证上可是只有小伟的名字的,月供也是,你还过一毛钱吗?你就是吸血虫,要不是你这些年拖累小伟,他早就买别墅了!你个丧门星,还不下蛋,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让小伟回村都抬不起头! 宋丽萍越说越激动,好像我真的成了她嘴里那个十恶不赦的人一样。 我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炸了。 当年为了照顾白伟的面子,我央求父母把房子加在白伟名下,想着户主什么的都是虚的,只要他能对我好,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婚后也是,白伟坚持让我辞职,说他在外面努力打拼养我,我只要负责在家里貌美如花就好了,我也乖乖的照做了。 可结果呢?我事事听他的,为他着想,最后竟然变成了他妈嘴里的吸血虫,丧门星? 甚至连房子都变成了他们的? 我怒极反笑,一把推开宋丽萍你滚开,我要见白伟。 他必须要给我个交代! 我猩红着眼睛就往里面闯,只是挤进半个身子就愕然的呆住。宋丽萍趁机拽了我一把,把我狠狠摔在了地上。 而我,依旧精神恍惚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我刚刚……看到了什么? 我竟然看到白伟和一个女人在沙发上亲热的画面! 妈,谁啊?女人娇嫩的声音传了出来。 没有谁,要饭的,别管了,小心点我宝贝孙子。 说完宋丽萍手疾眼快的直接拉上了门,还不忘隔着防盗窗啐了我一口。 我失魂落魄的站起来,紧紧的抱着空骨灰盒。 我这才想明白,宋丽萍当时在医院,为什么突然着急的让我滚出这个家,白伟为什么那么冷漠无情一声不吭…… 原来都是为了这个小三! 可笑的是我竟然到现在才知道!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chinataikong.com